民国悲情“三无”女作家白薇: 生无家, 爱无果, 死无墓

来源:日期:2022/07/02 浏览:165

她容貌秀丽,曾被第一次见面的鲁迅称为“仙女”,她文采斐然,在那个文豪辈出的民国与郁达夫、冯雪峰等大咖并列。

她敢于向封建的陋习发起挑战,毅然挣开所谓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枷锁,勇敢地张开翅膀,遨游在新时代知识的海洋中。

她也是一个对爱情充满向往的普通女孩,曾为心爱的情郎书写百封情书,无数次的追寻情郎的脚步,却被那渣男围上的荆棘弄得遍体鳞伤。

可即便这样,她还是对渣男痴心一片。

她才华横溢,被誉为文坛第一流人物,甚至被毛主席握手夸赞。她的作品从风花雪月到提笔从戎,给了无数人精神上的力量。

可就是这样的一位堪称惊才绝艳的美女作家,却说自己是个“三无”女人。“生无家,爱无果,死无墓”,而现在她的作品,更是鲜有人知。

“我是山野白蔷薇,心灵明澈清如水,不自醉不自卑,笑傲群芳争浮华,甘为高洁作飞灰”,她就是民国时期著名美女作家,白薇。

父母封建,被迫成为童养媳

白薇原名黄彰,出生在湖南的一个小村庄。祖父曾是清朝武官,父亲是清朝秀才,按理说这样的家庭状况,白薇的生活应是无忧无虑幸福美满的。

可白薇的父母顽固迂腐,再加上那个封建礼教依然盛行的吃人旧社会,一个乡村出生的女孩,又哪里有幸福可言?

从出生的那天起,白薇一生的不幸,就已初见端倪。

虽然白薇的父亲黄悔年轻时,曾在日本留过学,回国之后还参加了辛亥革命与中国同盟会。虽是当时的新派,可他对女儿的养育,却是彻头彻尾的封建卫道士的风格。

白薇出生那天刚好是阴历十二月三十日,那时候人们迷信地认为,白薇出生的那天是所谓的阳祭日,是天生的灾星。

多么荒谬!如果怕出这事,那十个月前他们夫妻俩同什么房?

正因白薇父母封建思想根深蒂固,所以不管白薇上学时有多努力,成绩相较其他孩子有多好,可还是得不到父母一丝一毫的偏爱。

甚至在白薇九岁时就以“冲喜”为由,将幼小的白薇许配给了隔壁村李寡妇家做童养媳。

先不说那家人的秉性,白薇的父亲好歹也是一个读过书、留过学,接受过新思想的知识分子,竟然能做出把自己的亲生女儿,卖给别人做童养媳这种事,怕是孙中山先生知道了都得过来扇他两巴掌教他做人。

再说说白薇父亲给白薇找的夫家,若是正经人家也还算他有点良心,可那李寡妇为人尖酸刻薄裹小脚又裹小脑,白薇的夫婿更是一个出名的纨绔子弟。

到十六岁那年,白薇四处打听自己夫家的情况,在知道了夫家的名声后,哭得两眼红肿。跪在地上央求父母取消婚约,不要让自己嫁给那种人家。

可白薇父母却对女儿的哀求熟视无睹,她父亲甚至指着她怒吼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自古以来天经地义!

知道父母不会帮她退婚的白薇心灰意冷,甚至想过自尽,可却没有成功,还被父亲派人盯得死死的。

最后,白薇还是嫁到了李寡妇家。

白薇的嫁妆并不厚重,最多的就是一箱书籍。

李寡妇看着白薇寒酸的嫁妆,还有那一箱书,更是充满不屑。

在嫁过去之前,白薇一直在学堂上学,这也算是白薇父母唯一做的好事。

嫁过去后,白薇仍然没有放弃学业,幻想着有一天能够离开这小小的乡村,去看看外面的风花雪月。

所以,她总是会偷空看书学习。

她的婆婆与丈夫都是斗大的字不识一个,看着白薇一有空就看书,心思也不在他们家挂着。

索性辞退了家里的所有佣人,把诸如养猪种菜、挑水种地的伙计一股脑的全都丢给了年少的白薇。

甚至婆婆还想着将白薇打死或者贱卖,再换一个听话的童养媳。

在家中,婆婆与丈夫做得最多的事,就是找各种理由毒打她。

不管是家里的活做没做好,白薇都免不得一顿毒打。

十七八岁正是一个女孩花一样的年纪,可白薇却在这里经受着非人的折磨。

那时候的她前胸后背无一处皮肤完好,眼睛经常被打得青肿,最甚的一次就连脚筋都被婆婆给咬断了。

就这样苦熬四年后,白薇终于承受不了,在舅舅的帮助下,来到了衡阳第三女子师范学校插班学习。

苦尽甘来,破茧成蝶

在刚进校时,因为常年的折磨虚弱不堪的白薇,穿着破旧的男装,经常会遭到同学的嘲笑。

但这些冷言冷语,相较于她曾经挨过的欺凌,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。

好不容易逃出苦海的白薇埋头苦读,不懂就问,在一次学校的重要活动中,白薇写下《罗兰夫人》一文。

此文一出,全校轰动。也就是在这时学校的师生们才发现,穿着破旧的白薇竟然是一只隐藏在人群中的丑小鸭,现在,这只丑小鸭褪去了青涩,已经渐渐显现出天鹅的优雅。

从此之后,白薇在各项活动与考试中都名列前茅。

可好景不长,在白薇二十一岁那年,袁世凯复辟公然称帝,白薇的学校纵容外国教会渗透学校。

心忧国家的白薇,组织同学教师与校长抗争,校长颜面扫地,不惜犯众怒动用关系将白薇开除出学校。

但是白薇也因祸得福。因为她的爱国精神,其他几所学校的校长也深受感动。

22岁时,白薇进入了长沙第一女子师范学校,不仅以优异的成绩毕业,更是获得了留学日本的公费生资格。

但是就在白薇满心欢喜地出发前,她的父母不知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,竟然跑到学校贿赂校长,并雇人把守学校周围,目的是要强行将白薇绑回家去。

面对如此狠辣的父母,白薇心里当真是有苦难言。

最后,百般无奈的白薇只能被迫从厕所孔道里爬出,踏上了开往日本的轮船。

匆忙逃出来的白薇,身上只有沾着污秽的夏衣和仅仅六块大洋的积蓄。但迎面吹来的海风还有碧蓝如洗的天空,让她感受到了自由的气息,也让她露出了几年以来最开心的笑脸。

但日子还是要继续,到了日本后,举目无亲的白薇为了生活,只能选择给人做佣人家教赚取生活费,拿着微薄的薪水,每天都累的浑身没有一点力气。

但就算这样白薇,仍旧没有放弃自己的知识梦。

她不放过一分一秒的时间来补习日语,靠努力成功考取了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。钻研心理学,后来又自学佛学美学哲学,创作了话剧《苏菲》,以及那首流传到现在的现代诗《我是山野白蔷薇》。

杨骚

1924年,经朋友介绍,白薇认识了同样在日本留学,潇洒帅气的杨骚。

而也就是因为这个人,白薇平静的生活又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被错误的爱情困扰终身

由于独在异国他乡的孤独加上杨骚的奔放热情,使得两人渐渐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挚友。两人经常一起谈论时事与诗歌。

后来的一天,白薇收到了杨骚写给她的一封信,信上说“我非常爱你!我爱你的心、灵、影,爱你那艰苦奋斗的个性。因此,我的心灵也完全交给你,你是我在这世上寻来找去最理想的女子“。

杨骚还告诉白薇,以后为了她会更加努力,要赚很多的钱资助朋友留学深造,还要在西湖边上盖一座艺术魔宫,召集知名艺术家办展览,还要把最高的一层给白薇住。

白薇并不相信杨骚能够赚到这么多钱,可是自小受苦的白薇,哪里顶得住这样一个热情帅气,还和她兴趣相投的青年俊杰的追求。

最后,白薇还是被杨骚表现出来的的深情所打动,同意了杨骚的追求,两人还同居在了一起。

那段时间大概是白薇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,身边有爱人相伴,自己还能尽情地学习知识。

白薇以为自己遇到了可以厮守一生的挚爱,毫无保留的把自己交给了杨骚,可杨骚只是个情场浪子,追求白薇的动机,仅仅只是因为白薇是个小有名气的才女。

在两人确定关系不久后,不甘寂寞的杨骚就又开始四处沾花惹草,爱上了一个女招待。

被白薇发现后,杨骚极力辩解说,白薇你相信我,我只爱你一人,但喜欢和爱是两回事,对别的女人我只是喜欢而已。

这句话在现在看来,无异于渣男宣言,可对于已经情根深种的白薇来说,已经足够她原谅杨骚。

看着面前忏悔的爱人,白薇选择了原谅。她要用自己的痴情来感化杨骚,可几个月后杨骚却突然失踪,心急如焚的白薇到处托人寻找,打听杨骚的消息。

那杨骚,究竟是去哪了?

原来,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,杨骚渐渐厌倦了白薇,悄悄的没有告诉白薇就独自回国了,知道了杨骚去向的白薇凑足路费,带着思念踏上了回国的旅程。

一路从东京追到了杭州,又从杭州追到了漳州,杨骚被白薇的热情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最后杨骚辗转跑去了东南亚,在新加坡找了一份教职。白薇见爱人又一次逃走,一气之下病倒在了西湖。

后来病好之后才又回到日本,但白薇还是没有放弃打探杨骚的去向,并在知道他在新加坡后疯狂给杨骚写信。

不厌其烦的杨骚最后给她回信说:“我是最爱你的,信我!我最最爱的女人就是你!但是,但我要经历一百个女人之后,然后疲惫残伤憔悴的像一株从病房里搬出来的杨柳,永远倒在你怀里。你等着,三年以后我一定会来找你。”

就这样,靠着一张轻飘飘的信纸与一个同样虚无缥缈的承诺,白薇又苦苦地等了杨骚三年。

三年后,杨骚带着一身花柳病还有巨额负债从新加坡归来,真真地应了他三年前那句“疲惫残伤憔悴的,如一株患病的杨柳”。

可就算这样,白薇还是没有放下心中那滚烫的爱,再一次接受了他。

这次回来的杨骚似乎收敛了放纵的心,在1928年,两人还一起照了结婚照,发了请帖订了酒席准备结婚。

可世事无常命运弄人。生活又对这个可怜的女人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,杨骚逃婚了。

手足无措的白薇不知道怎么度过了那个夜晚,她一个人强颜欢笑地办完了酒席,在那之后被伤透了心的白薇,终于不再抱有任何幻想,开始潜心文学创作,开始了新的人生。

投身文学,孑然一生

对感情再无希冀的白薇,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文学创作上。

短短数年内,她先后创作出了戏剧《打出幽灵塔》、《蔷薇酒》,长篇小说《炸弹与征鸟》,短篇小说《接江》,诗歌《春笋的歌》等作品轰动文坛,一时风头无俩,被称为文坛第一流人物。

生活中与鲁迅通讯密切,还被鲁迅誉为“文坛仙女”。

除了文学上的成就外,白薇还是一位爱国主义作家,是《北斗》、《文学月报》的主要撰稿人之一。

在九一八事变时,还躺在病床上的白薇带病写出了抗日剧本《屠刀下》、《塞外健儿》还有长诗《火信》。

病情好转之后,还亲自到伤兵医院去看望伤兵,做思想工作,宣传抗日。

白薇的大部分收入,也都用来接济失业以及贫困的女工,还为援助东北人民四处奔走募捐。

可她自己却依旧饱受病痛折磨,大冷天的睡在作协地板,吃不起饭就啃一些红薯杂粮充饥。

后来因去广西工作,常常凌晨三点起来写通讯稿,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提供给新华日报总部,从而一度中断文学创作。

在建国之后,白薇毅然拒绝了国家安排的青年剧院工作,而是选择去了北大荒那片当时全国最艰苦的地方工作,而且这一去就是七年。

后来在白薇的回忆录中说,那段住阴湿房子,干粗重农活,喝最不干净的水,窝在炕头咳着血艰苦写作的日子,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。

1987年白薇去世。在她人生的94年间,除了儿时被迫成为李家的童养媳外,再没成过婚,可她却拖着饱受伤病折磨的身体,用笔写下了一篇篇不朽的经典。

她的一生是悲惨的、不幸的,可又是值得歌颂的。

早年的悲惨经历与遇人不淑,并没有改变她那颗赤诚的爱国之心,虽然她对待爱情的态度不值得我们学习,可她面对困境的精神以及对国家的热忱,却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仰。

希望现如今的人们就算做不到白薇所写的那样,“笑傲群芳争浮华,甘为高洁作飞灰”。也可以做到独善其身,为祖国的发展贡献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。

0
富盈彩票平台,富盈彩票官网,富盈彩票网址,富盈彩票下载,富盈彩票app,富盈彩票开户,富盈彩票投注,富盈彩票购彩,富盈彩票注册,富盈彩票登录,富盈彩票邀请码,富盈彩票技巧,富盈彩票手机版,富盈彩票靠谱吗,富盈彩票走势图,富盈彩票开奖结果